yijinh

【昕博/甜/一发完】雪洞

盲狙山东高考卷系列一【并不会有系列二的吧】

深夜书店的那一题,也就是考场作文的时间以及水准

献给  @是海星呀  对你爱爱爱不完~

---正文

-01-

  好多年了,城市的天空上没有出现像今天晚上一样多的星星。

  许昕倚在一家还没有关门的书店的门边。他没有戴眼镜,仰头看时星星的光晕得格外蓬松,他身上的重担就这样被包裹在云层深处,融化成浅浅的起伏。

  就在前几天,他辞职了,上司的尖酸刻薄让他没法忍受,一时的快意恩仇导致他今天交了房租兜里只剩下300块钱,出租屋里的冷风充满了空调滤网陈年的苦霉味,于是他宁愿出来被闷热淋浴。

-02-

  “您好,进来坐坐吧。”

  许昕循声回头,是一个圆脸男生,很像大学时期社团里的老好人。

  那人正拧着膀子给他留着门,白衬衫映的他又是干练又是温和。

  “进来吧,看看书也行,休息一会儿也行。”

  书店里的凉爽不是尖锐的,像凉凉的薄被搭到许昕肩上。

  “你可以找你喜欢的书看,要是累了可以到沙发那边休息一会儿,我们24小时营业,好多人晚上看书累了就休息在这里。”

  “谢谢。”许昕说时努力眯起眼睛对焦,那人胸前金灿灿的小牌子上写的是:【店长】方博。

-03-

  书店里的样书都包着塑料书衣,看得出来是被人悉心呵护着,许昕随意翻着,余光始终离不开方店长。

  他轻手轻脚收掉喝了一半的失效咖啡——很显然他们的主人喝了些许并没能抗过睡意;拿出小毯子给靠近空调口坐着的姑娘;轻皱着眉头梳理完账目,夜渐深了就用手支着眯瞪,呼吸的声音刚大起来一点头又惊醒。

  许昕看入了迷,没留神手里的书掉在地上,在一片静悄悄里格外惊动。

  方店长是给响声吓得有点懵,他看向许昕时,一边脸上还有手掌支撑的红印。

  许昕抬头时对上他黑亮的大眼睛,不好意思的笑笑,附身捡起书,低头继续看着。

  书上说,一见钟情的感觉是这样的:我们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相爱,只是在相识的那一刻才刚刚见面。①

-04-

  之后的一个礼拜许昕都扑身在找工作上,终于给确定下来,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头脑刚刚放空,方博的样子举动就堂堂正正的闯了进来。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到书店的时候,发现果然还是方博在值班,他本来以为方博早就对他没印象,可是方博一见着他就笑起来,像看到认识了很多年的好朋友。

  “你一个周之前来过对不对?”

  “我以为这里客人那么多,你早忘了我。”

  “我记得,晚上客人本来就少,再说你跟他们都不太一样,好多人是来休息,你看了一晚上的书。”

  “其实是看了一晚上的你。”许昕在心里申辩着。

-05-

  他的生活路线又多了一个必须停靠的站点:方博的24小时书店。

  工作累着了,去那里没聊几句就睡下,那里一把果绿色的椅子可以伸展成小床,就好像特意给他留着一样,常常他迷糊着,方博还会轻轻的拍醒他,给他垫上枕头。

  如果不累就陪方博说话,问他为什么总是当夜班,方博就说因为店员都不太愿意当夜班,当久了也还习惯,有时候方博仗着许昕精神足,仰着脸睡在椅子上,安心到打呼,许昕总能在方博的呼噜震天响之前让方博侧身睡在自己怀里,呼噜声都变成嘤嘤喃喃。

  方博第二天早起,还时不时怪许昕纵容自己玩忽职守,许昕就上手,捧着他的脸用拇指抻拉方博的眼袋。

  “你就睡吧,反正千百万年以后,厚重的云朵和厚重的眼袋都将合二为一。②”

  “你别揉我脸,快、快放手……我这儿这么多书,你就不能挑几本有用的看看!”

  一起租房的朋友取笑他,你把家里当成洗浴房了?每晚往书店里钻怕不是着魔了吧?

  谁说不是呢。

-06-

  赶上周末,许昕买上了关东煮,打算早早到书店等方博来换班。

  没想到方博已经在店里,正坐在那把果绿色椅子上,手里还鼓捣着一盏台灯,身边还站着另一个店员指点。 

  他绕着圈子凑近,刚要开口吓他,就听见那店员问方博,怎么突然想起来买台灯。

  “给许昕的,晚上店里休息的人多,灯都很暗,但有时候他看书看一宿,费眼睛。”

  “店长,你说他不来你也给他留着位子,这椅子,柜子里的枕头,现在这台灯都是给他的,你准备这么多他又不知道,你喜欢他他又不知道。”

  “给他知道干嘛。”

-07-

  许昕也就是在方博店里看过一本书,知道日语里有一个很美的形容,叫做“雪洞”。是说茶道中客人不在时,为了不让炉子的火熄灭,在风炉上罩着物件,后来又指白色的纸罩住竹灯,上面开一个洞,俯看就像雪中的洞穴。

  他是一个乐观的人,相信人与人总能温柔的相处,以保全像果实上的粉霜一样脆弱而优美的品格。所以在这之前,他有些退让的,用善良来解释方博为他做的一切,如今才得到了肯定,原来这些温存的对待都来源于方博的爱。

  为你留炉添火,为你轻拢烛光,古往今来的关照都是这样细腻滋润,甚至于悄无声息。只是我已经看到了皑皑雪中的洞口,怎么会让那一抹光火孤孤单单的熠跃。

  “你得让我知道。”

  店员看见许昕,懂事的去另一边忙活,留下方博先是愣神,接着用他烟晶一样的眼瞳望着许昕,带着极浓烈的坦诚和期待。

  “你得让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毕竟我也是非常非常喜欢你。”许昕这样说时,那盏台灯正亮着,白日的明媚盖不住暖黄色的灯光。

-FIN-

注:①by曹畅洲

       ②by耶胡达·阿米亥

想起了我之前去台湾天天泡在书店里的日子。

突然发现自己在用同一个模式写文章。心累,什么文力康复,不存在的。

鞠躬,晚安。


评论(14)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