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廉沟鲜奶01【昊健/甜】

大概就是两个小演员的日常,算不上现实向,没有大纲,想起来就甜一甜,当成独立的小故事也好。

跟人格一样不稳定的文风以及跟体重一样稳固的OOC。

---正文

  一月份风锐云冷,董子健穿着单一件在校园里拍戏,下场戏是他站在篮球架下面,笑着笑着最后哭出来。

  董子健心想,还有10分钟开拍,这之前他的奶香玉米汁外卖如果到不了,他怕是笑不出来的。

  好在外卖小哥兢兢业业,送来时还有3分钟。

  他用吸管豁开一道大口子,仰着脖子喝,不知道的以为是在赌酒。

  想起来刘昊然那个语文废柴,曾经为了嘲讽董子健的吃相不辞辛苦博览群书,终于在一次跟董子健一起吃路边摊喝奶茶的时候筷子一拍,郑重其事的说“小董,你这是,吸海垂虹。”

  董子健叫这突如其来的文学高度绊的一愣,嘴里少说有五六个珍珠没咽下去,给呛得不停咳嗽。

刘昊然前一秒满脸得意,紧接着看见董子健呛着了,立马手忙脚乱的不知道拍前胸还是顺后背。

  欸?怎么什么事都能想到刘昊然身上去。

  董子健回甘着嘴里敦敦的玉米味儿,强迫自己收一收心思,就好像小时候好不容易剥开的奶糖,刚要塞嘴里细细咂嗦就被告知要重新的包起来。

  董子健在篮球架底下的戏第二条就过了,导演絮絮叨叨夸了5分钟,从表演天赋到职业操守。董子健没好意思驳他面儿:笑是因为想起夏天一起跟刘昊然打篮球来着,哭是因为现在没法跟他一块打。

  可见这颗奶糖到底没能重新包起来,反而化成黏糯糯的一团,驱散着董子健心肝脾肺肾里的冷气。

  收工时天还没黑成墨块,董子健一个人回到酒店,透过窗户看见不远处的小区在举办个模仿大会,一个穿的像炫彩米其林的男人正忘我的模仿着费玉清,唱的是《千里之外》。

  他顺着调哼哼,哼到“沉默年代或许不该太遥远的相爱”,眼前突然有了刘昊然在千里之外的影视基地鲜衣怒马,绿幕威亚的样子。

  于是他决定,是时候更好地践行一下身为刘昊然伴侣的职业操守了。

---

  刘昊然下了戏卸掉威亚,倚着篷柱时才确认自己的骨架没有散开。

  经纪人给他披上棉服,一半心疼一半调侃:“让你打肿脸充胖子,好好的年纪不演校园偶像剧,过来演打戏,你这件外套再染上甜血浆,你这一冬就穿校服走机场吧。”

  “我这张脸,38岁都能演高中生,但我38岁可演不动打戏了。 ”

  “全是你的理,累死你活该。”经纪人蜷着腿,用膝盖轻轻的顶了刘昊然的裹满铠甲的腰侧,胸前的护心镜也跟着窸窸的一抖。

  刘昊然好声好气的哄着经纪人要来了手机,又央告他给自己拿杯牛奶。

  手机划开是董子健的微信。

  “收工了?”

  “还没,着地了,还有一场打戏。”

  “嚯,你这是拍夜走蜈蚣岭呐?”

  “……小董,你这二十几年京城天桥上头听来的书就在我这儿能嚼吧两下。”

  经纪人端来了热牛奶,热气汪汪的蒙在刘昊然眼前,手机沉静了好长时间,在副导喊刘昊然名字的时候像是被惊着了一样,震动了几下。

  “年假几天?”

   来不及回复,刘昊然放下牛奶时顺道儿把棉服甩掉一只袖子,另一只也吊在手腕,造型部门的姐姐一路小跑着来整理他的头套,边缘又黏又重,特别像董子健上次胡闹抹在自己脸上的奶油,他想起这事就要笑,嘴角刚要上翘就被提醒着“别动”,太阳穴被按了又按,刘昊然天马行空的担心着这部戏杀青的时候自己的太阳穴会不会被摁出两个洼。

  等造型姐姐心满意足的扑打好,刘昊然顺利的摆脱了棉服,不远不近的把手机丢给经纪人,压着声音说:“帮我给他回个消息,就说肯定有时间陪他。”

  经纪人推着他快走,看着刘昊然的身上的铠甲重新在灯光下跃跃,打开手机,福灵心至的输上去1219,按着交待的回复好,想了想又心虚的补了一句:

  “昊然去拍戏了,我是他经纪人。”

  “哦,那你帮我转达一下,我想他了。”

-TBC-

 经纪人的内心,就,很复杂。  

现在已经身患【无论打什么文章都不会超过一小时】的暴躁症【躺

一个调查问卷,以搞到床上去为甜度满分(10)来算,这篇算几分?想了解一下市场【要脸不要?【不要。

  


评论(1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