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津

手机里竟然还有当时看欢乐喜剧人决赛场的照片……
今天看少帅出征杭州场的时候小郭老师提起喜剧人的事儿,我都记忆模糊了,你们水瓶座也这么记仇呢?(说笑哒)
那天烧到39度567……小郭出来的时候有11点多了……我整个人都在梦死进行时……小郭真的表演了好长时间……20好几分钟半个多钟头。
然而被pk掉了……
中间儿郭老师说了好长一段话给小郭,我使劲扭过头抻脖儿看,在壮壮身边真是好小一个,多芒小丸子之于红烧狮子头那种程度。
最后小郭才上台来,文松抱着奖杯,常远抱着一大束花,小斐因为是女孩子被一直往前推举,小郭就很乖巧的倚着壮壮(?),金色的礼花落在梳的很硬(显)汉(老)的头发帘上。
想想看这样年轻的英俊的面皮,在镜头里一定是很好很好,可我坐第二排,躲着四面八方目光如炬的staff草草拍了几张宋晓峰老师私信给大博儿已经要死于过呼吸了。
是一直以来听相声,前一阵没经住随便老师微博上的动图炮弹,满心欢喜的充上会员一场场看少帅出征,今天跟姐姐提小郭,前车上还坐着小董那一码子呢,我姐说你这怎么搞的,人生里全是追悔莫及。
这可不就是命嘛。
又说回来,恋爱的涟漪怎么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人,喜欢或早或晚,我呀我,是总要被你的七彩祥云喷溅一身湿哒哒的彩虹。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