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廉沟鲜奶【昊健/甜】07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这一篇可能看起来有点儿孜然-w-

---正文

  刘昊然翻看微博评论,迷妹们说看见偶遇照片里小然从裤裙换成长裤,背心换成衬衣,才发现这个松松垮垮的夏天终于快要结束了。

  其实不是的。

  夏天依然旺盛,家里的冰箱冷冻区的冰激凌还都排排坐等待享用,董子健不知道从哪倒腾来竹凉席,没事的时候就摊在上面,好似一块烤盘里安宁的猪五花。

  之所以被逮到换装,完全是因为,助理看不下去了。

  “刘昊然,你再这个样我跟你说,你再不刮胡子出门我我我给你接脱毛蜡纸的广告。”

  “还有你穿衣服啊,你再休闲的跟我爹一样,我就给你买个蒲扇你走哪拎哪。”

  刘昊然屈服于淫威换了一身板板正正的衣服,董子健躺在凉席上眯着月牙说他衣冠禽兽。

  “我这昨晚也没干什么你哪来的怨气。”看董子健被噎得满脸通红,他又心软下来,嘱咐着今天活动结束的早,正好去活动商场里的餐厅一起吃晚饭。

  本来在商场里的活动应该轻松,好死不死今天刘昊然在的那区空调失灵,汗一路蜿蜒潺潺,到下午结束,刘昊然觉得自己都要脱水成人干。

  为了避开人群,董子健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进了餐厅的门一眼看见刘昊然在角落里支着胳膊看手机,眼睛都要贴上去。

  “看谁呢你,离手机这么近不要眼睛了?”董子健上去夺刘昊然的手机,看见屏幕里是自己前几天参加综艺的图透。

  “神经病,真人就在你跟前跑去看照片,那都回锅了多少次的,我那么大颗痣硬能活生生给修没了。”

  刘昊然笑得直抖,毛手毛脚的把董子健往自己这边拉,这一凑近,董子健才看清楚刘昊然眼里的血丝。

  “眼睛怎么了?是不是这几天一直没好好休息熬的?”

  “没事儿,隐形眼镜磨的,不带就好了。”

  董子健在包里翻了一会儿,给了刘昊然一瓶眼药水。

  “我不提醒你,你永远都想不起来滴眼药水,买回来就摆着好看的?家里过期的都有三四瓶了。”

   刘昊然接过来滴好,虎牙就一直没有收起来过。

  眼药水凉凉的,润湿炎症的地方时有一阵细密的疼,他的心里却是又暖又安适。小董对他的在意跟棉花糖的丝絮一样,一圈圈的呵护起来,甚至不免融化开来,湿哒哒亮晶晶甜蜜蜜的滋养着他。

  饱吃酒饭之后离商场关门也没有多长时间,董子健九九八十一个连环call召唤小助理来接两人回家,虽说外头人迹不汹涌,两人还是溜着墙角小步快走的赶着。

  刘昊然被地线槽绊了一下往前就要跪在地上,董子健卯着劲才拉住他,心里得意今晚加点的甜皮鸭没有白吃,都变成力气拉住了一个一米八几的刘昊然,嘴上还损着刘昊然使不得使不得,男儿膝下有黄金。

  刘昊然要反击回去的时候董子健的电话响了,小助理在那一头威胁董子健再不领着刘昊然出商场今晚就等着睡在二楼家居店吧,兴许能睡上个上下铺。

  刘昊然听见了拽着董子健就往外跑,体测都没这么快过。

  到底是人前不好意思,两个人上了车反而不再瞎闹,小助理开车稳当,没一会儿刘昊然竟然倚着董子健睡着了。

  小助理从后视镜看见董子健僵着半边身体,良心发现往后边丢了个U形枕。

  董子健叫了几声昊然,得到的只是呜呜哝哝的粘稠回应,索性把枕头套在他脖子上,又实在不愿意推开他,就直接哄着刘昊然躺倒自己的大腿上。

  小助理心情复杂董子健是管不到了,他只顾得想刚刚自己揶揄刘昊然男儿膝下有黄金那一段,现在轮到自己,男儿膝上,是金不换的白月光。他正黏黏糊糊的睡着,没有了往常的活跃模样,眼角垂着嘴巴瘪着。

  董子健摸着他有点长的鬓角,越发觉得他像一只茸茸的小奶狗。

  试问有谁能克制住亲吻一只小奶狗的冲动呢。

  后视镜上突然没了人影,小助理觉得自己需要第三只手,在控制方向盘和挂挡之外,安抚一下绞痛的胸口。

-TBC-

全场最佳:小助理。

苦夏啊苦夏,终于快结束了。

晚安。

评论(2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