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nh

夜奔【獒龙/一发完不了】

【上】
不知道有没有下,慎看。
也可以看成我之前写的那篇思凡前篇吧,下次更新的时候贴个链接。
01
张继科认识马龙的时候,马龙还很小呢。
张继科那时也不过几百岁,肖战指着自己日月同辉的脑袋说,张继科你自己去人间历练吧,我可不教你了。
张继科心说,您以为教方博儿这头发就能长出来啦。
不过他还是乐呵呵的应承下来,听说人间有趣的很。
他走时方博远远的飞快跑来,说哥,我送送你。
到人间的路曲折漫长,还是只小白虎的方博闷闷的陪着化成人形的张继科走,张继科给他磨出来好些舍不得,他揉了揉方博脑门上不甚整齐的纹路,像揉着素湍边的软草,说我去给你和小雨探探路,你们乖乖的。
方博仰起头,轻轻地咬住张继科的小手指头。
02
夜色粼粼,寒意凛凛。
马龙身上的衣袍单薄,山洞里没有大风,蜷起来总不会冻得手脚发麻,手掌的伤口还在洇着一道道新鲜的红色。
私塾先生因为他的文章没有写好,发脾气打得马龙倒吸冷气,马龙端不稳笔,写出的字越歪趔越烦躁,十岁多的孩子免不了去找母亲抱怨,结果被父亲听到了,又狠狠的训斥他一顿。
“你这样能成什么大事!”
父亲掷翻了茶盅,杯子碎了,茶水溅到马龙身上。
马龙赌一口气跑出了府,本来温热茶水要结成冰。
他往山上去,山越往高处越黑,马龙的身子瑟缩,脚底的石头尖硌,走不动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洞口,他往里丢了一块小石头,又丢了一块大的,跑出来的只有隐隐蒙蒙的回音。
坐久了马龙开始抽搭鼻子,再久一点他的手心里像横穿了一簇一簇的松针,再久一点就看见不远处有一双眼睛忽明忽灭。
他身子向后抵,靠在石壁上,那双眼睛靠近,马龙看清了,是一只老虎。
他从没见过真老虎,才知道老虎竟然是轻手轻脚的走路,冰层被踩出新雪的声响,他不害怕,除了爹和黑夜他没有什么害怕的,于是伸出手去想碰一碰老虎的爪子。
那虎看见了他手上的血,扭头跑走了。
马龙失落的很,附身研究冰面上留下的脚印,没一会儿就又见着了刚刚那只茸茸的爪子。
那只老虎回来了。
老虎凑得很近,马龙说“你脑袋真大”。
下一秒老虎的舌头就轻轻地舔上了马龙的手,连同一股温热淋淋的渣水涂开来。闻味道像是某种青草汁,清新的飘来,又飒飒的渗进伤口里。马龙想起了春天院子里抽条的柳树,他有了一种身体里涨满柳絮的感觉。
“别动,这种草能止血消炎。”
03
张继科以为眼前的小孩要被他吓坏了,没想到小孩子睁大眼睛看得更起劲了。
张继科正色“你不怕我?”
小孩子嘻嘻嘻的笑“不怕,你能陪着我还会说话,不怕你。”
张继科坏心眼上来了,逗他“我如果是妖怪,你怕还是不怕?”
“你骗人,妖怪是变成人,再去吃人的。”
张继科化成了人形。
眼见小孩直起身,往后缩了一下,青年模样的张继科讨好一样的笑开了。
“放心,不吃你。”
“……”
“真不吃,你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干嘛大晚上跑到山上来?”
04
妖怪怀里原来这么暖和的吗?
“我叫马龙,跑山上来是因为……因为不喜欢家里。你叫什么?”
马龙看着眼前人,眼睛不知道比许多人要亮堂要好看多少倍,他觉得那篇死活写不出来,为此还挨了打的《咏桃花》好像也不是多难写。
“你叫什么?”
“张继科。”
“哪个‘张’?”
“啊?”
“是不是‘张牙舞爪’的那个张?”
马龙看着张继科一脸茫然,又笑,腮帮子麻酥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笑过的缘故。
“你是不是不会写字?”
他拉过张继科的手,在他手心里写着什么。
“你以后不想待在家里,就上来教我写字吧,小先生。”张继科圈住马龙,热气糊开一片。
“你不要当哄小孩子一样哄我。”马龙头也不抬的说。
天色既白,马龙知道他的反叛该赶在姨娘跑到父亲那里撒泼前无声落幕了,大不了再挨一身茶水,建盏被摔碎总好过娘的心碎。
“我得回家去了,虽然不喜欢。”
“不过你明天可以在这里等我吗,我明天还来。”
05
张继科第二天日落开始等马龙,一直等到三更,马龙身上穿着厚厚的毛皮衣,手上掌着幽微的灯,五步一停的张望着走来。
“你要是怕黑我就下山去,去你家找你。”
马龙狡辩着不是,张继科就吹灭了灯,马龙明显慌了,软下声音来叫着继科儿继科儿。
“我怎么着都比你大,你不叫声兄长吗?”
“反正你不会老,我很快就赶上你了。”
张继科被一双不大的手攀住,马龙两只手围不过来他的手臂,可是比藤蔓还要结实的缠绕住他的心。
马龙夜奔的日子悄咪咪的里持续了月余,张继科学会不少字,只是越来越不落忍马龙每天教完他就偎在他膝头睡得疲惫,即使他在天有光晕时就背着马龙走到山脚,马龙睡眠太浅,他回头时总能看见马龙其实早醒了,澄亮的目光和晨曦一起洒向他。
06
“你怎么来了?”马龙又惊又喜,眼前的张继科比月前又小了几岁的样子,肤色是跟自己一样遭人议论的奶白,要不是一身粗布衣服,马龙就要以为他是佯装成谁家的少爷。
“小少爷找伴读,二夫人跟选秀似的精挑细选,这几天府里好生热闹,难为你竟一点儿都不知道。”
马龙是听娘亲提过一句,口气里满是难平,凭什么她儿子的伴读折腾出这么大动静,马龙当年的伴读只是草草定下了管家的小儿子。
“娘,高远聪明,心术又正,没谁能赶的上。”
马龙并不是生来就这么懂事不争,是一路长大,处处都争他便要累死了。
“你选上了?”
“我只识得百家姓千字文,四书五经半本都没看过,怎么可能选上我。”
“不过看我力气大,选上了我给小少爷当下人。”
“你当什么下人!”马龙气恼,姨娘的恶狠他领略过,他不想让张继科去吃那份苦。
“走,我去求娘让你当我伴读。”马龙去拽张继科的手,他以为很难拉着他跑起来,可是一路上他轻快的像牵着春风里的纸鸢。
-TBC-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