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津

我躺着输液,我爸给我掖被子。
我妈过来了,说,你爸现在看你,就跟杨九郎看张云雷一样。
我内心澎湃的期待着下文,想着最起码也是爱意满满之类的。
我妈“都是眯着个小眼儿看人,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全乎。”
……妈,我爹招你了还是九郎老师招你了?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