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津

蜂蜜融化而成一封信【九辫/甜/一发完】

一篇信件体旧文,特别喜欢年糕老师的一篇文章,征得年糕老师的同意,应和着狗尾续貂,改成了一篇小张老师视角的回信。

一个快乐温馨的传送门

年糕老师,宽宏温柔。

---正文

杨九郎:

  您好。

  你怎么嘴这么碎。

  现在是北京时间两点一十五分三十二秒,哦,三十三,三十四,三十五……我能这样数到明天早晨七点登机你信吗?然后在你肩头补一个钟头的觉,没有干的发胶蹭在你新买的夹克上,你也不会扒拉开我——我借你两个胆,你敢扒拉开我试试?

  对了,我已经拍照片了,你睡得跟长妈妈一样,还说我呢?

  你看到信的时候不用担心我是跟你一样冻得哆嗦着写完的,齁傻。我裤子衣服穿了全套,暖和极了。

  也可能不是衣服和裤子的功劳,是你就在我身边儿的原因吧。我的手总是凉,但你身上怪热乎的,每次我扶完你的胳膊,手心里跟捧了汪温水似的。

  成呗,我坦白,想要一封长信那个,确实是我从营销号上看的,底下还有一秃噜评论圈儿男女朋友的,我觉得挺甜蜜的,挺好的,但千真万确是随口一说,毕竟,如果我们有一个阳光洒满书桌的下午,不如磨磨本子对对活儿。

  但我没想到你写了,其实我应该想到的,我所有不经意的要求你都会满足,你对我可真好。

  所以我也想回你一篇,让你也乐的见牙不见眼(本来眼也不明显)。

  第一次见你,第二次第三次见你的时间我能精确到小时,你当时穿了个橘色的大褂,跟个被露水洗过的秋柿子一样,胖鼓鼓的,声音跟小孩儿一样脆得发甜。

  我当时黄卷毛,吊裆裤,露着半截脚脖子,蹬了双骚粉色的鞋,就这你都没发现观众席闪闪惹人爱的我,你说你欠不欠收拾。

  不过这样算起来,比你印象中第一次见我的时间早些,你看,我喜欢你的时间比你喜欢我的时间多好几个礼拜。

  一见钟情,这词儿说出来挺难为情的,但就是这样,在没遇见你的二十多年,我一直没什么体会,遇见你的时候,才知道丘比特的箭是挺好使的。

  那个夏天真是热得反了常,不然我怎么会每次见你,跟你搭茬,拉着你自拍,还没等着上场就跟你一样出一身的汗。

  后来咱俩就一场了,周周转转,这事儿还成了包袱被抖了几番儿,你还数点我心眼儿多,我哪儿心眼儿多了,还狡黠,把你能耐的,当我不识字儿吗?

  我就是一张白纸,也就你吧,我能心甘情愿的让你在我这白纸上画彩虹河马。

  还有,我爱你这样的话,你可别严肃兮兮的申明强调了,弄得跟我不爱你似的,我知道这话你平常说不出,那以后就我来说,台上说台下说,睡前说早安说,你有本事可别红耳朵。

  我这哪叫搅和你啊,你在台上仗着自己眼小拿眼神勾引我,那还怪我真情流露么?你别看我近视,你眼底有点儿什么,我都看得清。

  从跟你一场以来,我一直保持着死心塌地的态度,端正极了,大褂的颜色我一开始都留心记着呢,后来满脑子花里胡哨的,像灌了一脑袋彩虹糖,再也不刻意记了,人在身旁路在脚下,都是我的。

  你看,咱俩都觉得日子飞快,春秋的黄板鞋和薄卫衣,夏天的老冰棍,冬天的火锅,特别有节奏的拼接变换。还有一些没怎么变的,三庆园的麦还不好,我送你的手表还在跑。

  我还抽煊赫门,还是爱你,杨九郎,翔子。

  就算日子前进中有些在别人看来心惊肉跳又难熬的片段,像骑着马跳跃悬崖。可也都过来了,你还记得我之前有一阵儿特别爱唱“一马平川”吗?其实我知道,认准一条路要走下去,是注定要经历磕磕绊绊,逢山开路,过河架桥,我身边有你我特安心,你要记着你身边也有我呢,德云社的二爷,坐拥一百多万粉丝的八队队长,抖音表演艺术家(就这事儿我还没找九涵算账呢),是一个始终如一的,会永远爱着你的人,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有底气。

  我自小学二年级母亲节之后就没写过这么肉麻的东西了,但是真舒服,我心头堵的一大块儿冻蜂蜜化开了,给你冲了这封信。

  我也没数写了多少个字儿,可能少点吧,但你想想平日里你发200字微信我回个表情,今儿我都算挺不错了,总之心意一点儿不少,你都知道的。

  我也不是很困,昨晚的表演临了姑娘们的合唱鼓了房梁那样大声,现在还在我脑子里打小锣一样响亮,还有你拉着我的手举高,在灯光底下摇啊摆啊,影子打在舞台上,十指相扣的轮廓一点儿也没模糊掉,明晃晃,直教人乐呵。

  我也想给你掖被角,你伸手就把我搂住了,我让你撒开你问我要干嘛,我说我要喝水去,你说给我兑杯温的,翻身半条腿耷拉下床,又吭吭的睡着了。我还得给你摆弄好了,否则床沿硌一晚上你小腿好发酸了,可难受了,你这个人,难受又不会说,全凭我心电感应,也是挺费的。

  最近忙起来,你健身松懈了,胖了一点点,大概二百来克吧,胖在脸上,让人看着真欢喜。

  对了,昨天晚上回来点外卖,我点黄焖鸡,你陪着我一起吃,咱俩围在酒店小茶几边上,你还来回看了两圈怕我蜷着腿不舒服,我闷头吃的正香,你突然说:

“张老师,你抬头,欸,您看看我,您不腻吗?”

我回答你不腻,不是说吃黄焖鸡,是看你看不腻。

所以就算我现在不困,我也要对着你那张我看不腻的脸睡下了,我觉得有一个好梦和一个明亮的早晨在等我呢。

此致,

   我是师哥我就不敬礼不鞠躬了,

   亲一口,

   偷笑。

                                                                                爱你的

                                                                                张云雷

-FIN-



评论(23)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