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inh

今天是六月,明天是你的生日。
今年是22岁。
我真情实感嗑的第一个cp以一别且不能各生欢喜告终,当时有一个站子叫做[二十二歲]。我用三星手机,主屏幕可以设置一张横向长图,是他们俩坐在长长的桌子两头,望着对方。就是那个站子拍的图。
这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你也没在看我,我也不必回应。
我是一个不太有勇气面对过去的人,我憎恨激烈,又经常不能自控做一些太激烈的事情,我去回忆,就太恨自己了,这样不利于我去爱别人。
可是难自禁。
《黄州寒食帖》有一句“死灰吹不起”,我抄了那么多遍,每每想到就是“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苏轼也总有心如死灰的困觉时刻,有点儿没劲。
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回学校念书,注意力很难集中,身体也过于不争气,堪堪撑到现在,像一条脆弱的心电图。
如果晚上吃了药,就会噩梦连绵,噩梦里你变成刑天,变成飞头蛮,我就是认准了那是你,我竟然不能扑过去。
我陪你的那段时间,问你说到底疼到什么地步,你说想把自己揉成很小一块,那么疼。
想来就觉得报应不爽。
看了一篇文章,叫做《弟弟不告而别》,我看到有点儿生气有点悲戚,我觉得我的一生,就这样早早的被别人提前过了去。
我还在生活,挣扎在思辨的边缘线,也为饮食发愁,这太不好了,我太废物了。
我跟别人讲话,其实很少通篇的负能,不能说没有吧,真的还比较少,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就这么放肆啊?
因为我知道你听不到。
“生日快乐!”
我知道,还是没关系。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