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津


胃疼的像吞铅。
垂死病中惊坐起,一看微博,啊,病死算了。
好久之前听说他结婚,点进他一个铁粉的微博洋洋洒洒证明他所托非人,我难受了许久。
我从海选开始喜欢他,喜欢了五六年之后结束了。
砸匾风波的时候退了好多粉,我也在其中。
说句不好听的,十八线男团,前为崖谷后有追兵,那时候的网络风气比起今天有过之而无不及,你发一句“我喜欢他”就有人问候你祖坟。
他有过接连好几天在微博上发喝酒的照片,那个时候的我还不太懂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现在想来也还算筋疲力尽。
疲惫和颓废夹杂在一起,顶珍贵的情感也会被消磨掉的。
后来也有过断断续续的关注,听说他有了宝贝,看他把一个小生命圈在怀里,胡子拉碴的样子像个慈祥的老爷爷,再也不是那个让许多疯狂的小姑娘看脸就能原谅他的“小美”了。
在我曾经疯狂的时候,就有人跟我说,他不好,你这么喜欢他,等着被骗被人看笑话吧。
但是今天事发,没有人来笑话我,我也没有特别强烈的愤怒,心痛敌不过胃痛。
我心中不管殷殷还是苍苍,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姐说,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喜欢娱乐圈吗?是因为没有绝对的善恶,混沌才是最令人崩溃的。
不管有没有所谓的公关和反转,他做了错事,让法律去罚他,让余生来折磨他,我不会说一句来洗他或者踩他。
我不原谅从前的自己,也没资格把过去真实的喜欢置之死地,他骗我,我没有骗自己。
顺便推一下奇葩说不知道哪一季有一场——做错事活该被万人骂吗?
还是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先。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