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津

【昊健/甜/一发完】黄粱呀黄粱

-01-
  董子健不是很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
  锥形的粽叶里是浅浅垫底的白胖糯米,刘昊然在糯米中间探出头来,活像落进大奶缸里的小猫崽儿。
  “小董小董!”刘昊然边叫喊着边攀着粽叶的纹路跑出来,稳稳当当的坐在董子健的卡地亚手环上。
  “你就不硌的慌?”董子健问。
  刘昊然三挪两动弹,怎样也不得劲,这时候董子健翻过来手掌,示意刘昊然可以坐在他手心。
  “你怎么变成这么小了?”
  “你做梦呢?我一直就这样!”刘昊然在他手心跳了几下以示震惊,酥酥软软的感觉像端着个会动弹的蛋挞,董子健被这感觉揉得发晕,实在想不起来龙去脉。
  “你是一颗白糯米,我是一颗黄色的,我们一起变成人的形状,不知道为什么你那么大我这么小。”刘昊然合抱着董子健递来的大红枣,一副不知道从哪下口的样子。
  “小董,”看董子健还是一脸离线,刘昊然放下红枣,窸窸窣窣的站起来,担心二字明晃晃的映在脸上,“你不会也不记得咱俩是情侣吧?”
-02-
  在董子健的记忆里,他一直在死撑着苦逼兮兮的暗恋。
  像入戏太深的脑残粉,不可救药的太阳神,千好万好不如小少爷笑一笑,心田里二百亩的迎春花,没了刘昊然的雨露天恩统统死路一条。
  董子健可没有尼莫那种魄力,就算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就这样假下去才好呢。
  于是穷尽演技,表现的如梦初醒恍然大悟,刘昊然见状笑得灿烂,沿着董子健的胳膊向上走,揪着短袖的褶皱抵达肩膀,把那颗红枣举的老高,眯起一只眼要往董子健嘴里投射。
  董子健别头小心翼翼的衔住那颗枣,厚实的肉瓤绵咂咂的碎开。
  以前怎么没尝出来,这红枣真甜爆了。
-03-
  两人就这么继续玩闹着包粽子,刘昊然要么把湿糯米扑棱的到处都是,要么抱着董子健的大拇指翻腾,董子健训他能不能成熟一点儿,声音却还是温软的,比煮熟的粽子还要香甜。
  “你再瞎闹我把你包着一起蒸了!”董子健把粽叶轻轻的盖在刘昊然脑袋上作势就要包住他。
  刘昊然肩上还扛着裹粽子的红线,灵活的钻出来先飞奔着把董子健的指头捆个结实,露出虎牙笑得得意。
  “昊然,给我解开。”董子健看着指尖小小小小的蝴蝶结,抖一抖就要翩翩飞的样子,想着他八成是来自己心头采蜜的。
-04-
  所谓好梦向来易碎。
  手机铃声响亮的过火,董子健已经醒了,就是不愿面对。
  导致他接张一山的电话时语气不善。
  “你今晚有空没有?”
  “干你屁事?”
  “瞅瞅我这两头不讨好的寸劲儿。你吃枪药了董子健?我这可没招你没惹你!刘昊然自己包的粽子,就挑着我们没空你一个人得闲,可别跑咯。”
  董子健清醒的自我认知在于他对做饭一窍不通,他对刘昊然的认知也昭示着这顿粽子极大的可能是夹生米和烂熟枣的狂欢。
  那又怎么样,他怎么可能拒绝刘昊然。
  没一会儿接到了刘昊然的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反常,又兴奋又紧张,他猜刘昊然的小虎牙 此时肯定和星星一样闪亮亮的,这副模样就足以让他在这场暗恋里风雨不动安如山。
  去时车载收音机正放着红楼梦的评书,元春点戏那段,八仙不依不饶的数落着黄粱一梦的卢生是个痴人,董子健听得心烦,索性拧熄了动静,默默赴约。

-05-
  数分钟前。
  “一山,你今晚没撬董子健吧?”
  “哎呦我的大爷,我一礼拜前就在组里当牛做马了,我今晚还有夜戏,你的小董铁定是落单儿。”
  “那你说,我的戒指是藏在粽子里,还是用五彩线穿着直接给他?”
  “你能不能有个保留节目?告个白都动用戒指了?”
  “我这不是怕他看见玫瑰花不动心,看见我毫无波澜,玩的就是心跳,要来就要一步到位。”
  “……你老老实实下跪表白吧,我怕他吃粽子,不嚼。”
  刘昊然放下电话,掀开锅帘,混着糯米香的水汽扑了一脸,相貌古怪的粽子似乎躺的不安分,有几个黄糯米撑裂了粽叶溢了出来,刘昊然用小指头挑了一点,确信熟的透透,哼着甜蜜蜜去摆弄餐桌上的玫瑰花了。
-FIN-
端午安康,黄粱到底是熟了哦。




评论(8)

热度(53)